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摘个太阳挂脸上

来源: 中北文学城 时间:2021-10-13

A女士对我说,你整天一个苦瓜脸,看着就让人不开心,不想跟你在一起。

B女士对我说,有啥不开心的,对我说,有我在,我会让你开心的。

C女士对我说,你说话真逗,跟你在一起,一定会很开心。

。。。。。。

我说,我只是长了一张不开心的脸而已,心里整天乐呵着呢。大家都说,相由心生。我无言以对,只好妥协:那我就摘个太阳当面具,满满的都是阳光,把你们都晒得脱光了衣服。

我喜欢阳光,无论何时。即便夏日的午后,在太阳下面奔跑,我也觉得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可大家说我太忧郁。这让我开始怀疑我自己,我是不是太假?你们看不到我真实的一面?如果相由心生是对的,那我相比存在的大多数又太过真实。这种逻辑又不是大多数人所能接受的,因为不愿接受,那我想,我是真实的,这句话丝毫不必怀疑。那同理可以推出,周围的大多数,因为我的真而显得太假。少数的真,在多数的假中,难以存活。司马迁说,变则通,通则久,我必须假。那我怎样也要把阳光挂在脸上。

我一直喜欢阳光,冬日的阳光,大家都很喜欢,你我都怕冷,这时的阳光虽然质地轻盈,却像小时候母亲做的小棉袄,光润的贴着肌肤,暖和又舒适;春天的阳光,像是一个含蓄内敛思春的少女,心里很热,却又要装的冷淡一些,就这么不温不火的;夏日的阳光,热情而又奔放,像一个按耐不住的鲁莽的壮汉,然而这种莽撞一下子把春天这个小姑娘给吓跑了,大家拼命的躲呢;秋日的阳光,像是激情过后的男女,湿热,男女的感情也大多如此,激情过后似乎总是这扯不开甩不掉,又咸又粘的体液裹着你,烦躁着呢。可所有这些,我都喜欢,一切如此分明而又多样。我在冬日的午后懒洋洋的睡觉;春天温和的阳光里,我看指缝里的血液在体内欢快的流淌;炽热的夏日里在滚烫的马路上奔跑;秋天里裹着一身黏人的汗珠在泥土里玩耍。我如此热爱阳光,可大家都说我缺少阳光。想了好久,大概是没有悲喜的缘故。不悲不喜的东西才很让人恨得咬牙切齿,谁知道这是种什么玩意?我惹怒了大家惯用的规则而已。

跟同事在路上,我说,你看我们的方向没错,前面那栋楼一定是政府办公楼。他说,这么远,你怎么知道?我说,它的风格太过规矩,换句话说,太正经了。在中国,很正经很严肃的也就是政府官员以及他们的办公场所了,他们一定要阳光的,这样才能普照万民,给人们以力量,可是很荒诞不经很让人失望的事情大多发生在这些地方的这些人身上。我们厌恶他们的同时也很羡慕他们,这是中庸的中国人很纠结的东西。阳光和黑暗一直像藤蔓一样缠着你我的心。我们喜欢阳光,可又不得不躲在黑暗里交易,我们做不得自己,这是生存规则。

太规矩的东西也很容易崩溃。你看那些动物,因为吃喝拉撒太过规矩,气候稍微被人类搅动一下,它们就绝种了。哪里比得上人类,胡吃海喝的,似乎要生生不息的祸害下去。

说了这么多,我似乎一直在为大家看不到我的阳光而狡辩,不合常规的狡辩。

这个世界上,B女士实在不多,她们懂得给予,心境宽阔,乐观大方的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她们本身就是阳光,给人温暖,她喜欢我,怎会去在乎我又是怎样一个人?然而这种人一生能够得遇一人,已是上苍的恩赐,对这种恩赐,我们却又极易失去的;C女士还太小,涉世不深,简单,像是天上的一轮明月,然而月有阴晴圆缺;这个世界多的还是A女士,她们活在地球上,七分水,三分土,大多时候混杂不清,她们需要太阳的温暖,雨露的滋润,又幻想着月下的浪漫,然而世上很不快乐的大概也是这类人,她们不知道月亮因何而发光。婚后很失望的一类女人大概也是这一类吧。我若是阳光,她也定会埋怨我太过炽热,若是月亮,我又过于清冷,若是星星,我又太过遥远,我终究是不对的。

我该是ABC之外的人,不管怎样,大家如此喜欢阳光,我也该让自己变得晴朗。聪明的人很多,聪慧的人太少,所以一个人是否阳光,能够看得明白的毕竟少数。哪怕我心里藏着一个万劫不复的地狱,我也该让自己满满的都是阳光,那就摘个太阳挂在脸上。活在世间,大多人都是骗子,我就做个戴面具的骗子又有何妨?

很好的癫痫医院
太原哪治癫痫好
癫痫病医院地址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