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愿使】陪你一起老(小说)_4

来源: 中北文学城 时间:2022-04-14

我叫顾小玲,因为学习不好贪玩,还爱打架惹事,16岁被学校开除,在家里瞎混了两年,18岁就随父母到工地上打工。

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工,月收入仅够这个家的开支,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我还有一个上大学的姐姐,和一个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的弟弟。妈妈没有工作,每天在家照顾弟弟和做一家人吃的饭;爸爸每天到工地上帮别人拉砖,他通过朋友给我在工地上找了个开施工电梯的工作。

*一天来到工地上什么都是新鲜的,不过开电梯还真简单,看着别人开一个来回就会了;由于这个房子主体还没完工,而且又在抢工期所以特别忙。一天除了上就是下,就连出了电梯也感觉还在电梯里上上下下。

这天我起得比较早,天空中还隐约看得见昨晚的月亮。工地上人还很少,而我所在的①栋更是没人,于是我打算趴在木板上睡个回笼觉。我刚趴下就听到拉电梯门的声音,我懒散地站起来,还不忘发两句牢骚:谁他妈地这么早啊,害得我连觉都睡不成了。我揉着眼睛走到电梯门前,伸手去拉门,我手还没碰到门,门就被拉开了。我心里很是郁闷:这谁啊这么勤快!因为电梯门比较沉重,一般人坐电梯,都等着我去开,而今天居然还有人抢着来,我很好奇是怎样一个人;我回到座位上坐着,扭头去看着那人关门。

看着他的背影我的*一反应是:哇!这人好矮,居然才到我肩膀。他关好门,我启动了电梯,这个电梯比较旧所以噪音很大,一般人在电梯启动的那一刹那都会害怕,有的会抓紧可以抓的东西;有的会站不稳;甚至更夸张的会尖叫然后抱着与他同路的人;当然这种人不会是工地上的工人,大多都是来看房的。而他似乎惯了都没反应。

他没有告诉我他要到多少层,所以我只能一直往上开,从电梯启动我就一直盯着他看。身高很多也就一米五零,瘦瘦小小的,穿了件蓝色短袖T恤,下身配了条墨绿色热带裤,看起来马马虎虎过得去,不过还挺干净的。工地上男生像这么干净的除了经理级别的就只有施工员了,而他似乎都不是,很与众不同的是他还留了个长头发,齐肩的碎发遮住他的脸,因为他是侧对我的,更加看不到,我原本以为他是一个女生,从穿着上分辨不出来:“就这里停”,这声音不是男的吗?我一紧张,手一松,电梯停在了半中央,我尴尬地看他一眼,表示抱歉。他没有转过来,依然很淡定地看着前方,似在等我把电梯停平,于是我再次扳起手柄,电梯也开始向上启动,大概五六秒就到了。

他下去了,我去把门关上把电梯开到一楼去停着,本以为下班之前他一定还会坐电梯,没想到都十一点五十了还没来,,把电梯锁上正打算走,就听到:“十一层呼叫”这是呼叫器的声音。我很纳闷:咦!这谁啊现在才下来。我边开电梯边嘀咕。电梯停在十一楼我再一次看到他,当他关好门转过头来看着我的时候,说实话,我被吓到了,那是一张被开水毁尽了的脸,伤疤布满整张脸。他呆呆地看着我,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低下头表示惭愧。

接下来有很多天都没有再看到他。

“唉!今天真他妈倒霉,电梯居然烂在十四楼”,我走在楼梯间,心里很是烦闷。走到十二楼居然听到有男人的哭泣声,忍不住好奇的我,放轻了脚步,悄悄地走了下去,在距离十一楼还有一道楼梯的平台上,我再一次看到了他,那个矮矮小小的人。他把头埋到怀里,卷缩着身子。我走到他旁边,和他坐在一起:“喂!你没事吧?”我尴尬地问。他抬起头看着我。我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清纯,这么纯洁的目光这世上怕是难得了,也可能是因为我的“世界”本就混浊吧!

“我没事”。“嗯?”我呆呆的看着他,他没有再说话。我又接着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喜欢!”他语气的冷淡让我无语,像我这样的人,很讨厌我主动对他说话他却爱答不理的人。我在心里吐槽了几句: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我愿意理你啊?要不是我电梯烂了没事做,谁他妈原意热脸来贴冷屁股?

我又接着问:“那你快下班了吧?”,“恩快了。”他依然是冷冷的口气。“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因为电梯烂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下班走路。”怕他多想我解释道。“哦……”说实话听到这个“哦”字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实呢有什么难过的,不开心的,委屈什么的,说出来会好些,或许我没有资格听你说心里话,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想开点”,我试着安慰他。“你想听?”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说。“只要你肯说,我就愿意听”,我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他。“你觉得我这张脸很恐怖吗?”。他注视着台阶下,他的目光是迷茫的,但是迷茫中却带着一种坚定。“其实有点呐,不过,希望你别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因为天天和美女在一起,日子久了她也就平凡了,天天和暴龙女在一起,日子久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的”我没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无论怎么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我只是希望能打开他的心结。

他看着我问:“如果被烫伤的是你,你真的能像你所说的那样释然吗?你真的能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吗?”。我惭愧了,自问:如果我的脸被烫成那样,或许我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连我自己都接受不了,又何谈别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低着头除了惭愧还是惭愧。“其实你没必要自责的”。我错谔地看着他,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要不要听?”。我知道他讲的肯定就是他的故事,我真的很想知道他有着怎样的过去:“你讲吧!”。他的眼光依旧那么的迷茫,似在回想过去:“有一个男孩,他出生在农村一个很穷的家庭,家里兄弟姐妹多,他是很小的一个,很大的一个姐姐比他大十二岁,爸妈每天下地干活,大姐每天照顾弟弟妹妹。他三岁那年十二岁的二姐和十岁的哥哥都去上学了,而已经十五岁的大姐,却只能到地里帮爸妈干活。家里还有一个哥哥才八岁,照顾他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在了哥哥身上”,他停了。这是故事吗?我问自己,或许是因为我的出生跟这个相比的话,显得太好了吧!“哥哥要照顾他,要做饭等读书的哥哥姐姐回来吃,还要给地里的爸妈送饭,还要喂两头猪。这些你一定连听都没听说过。有一天,哥哥去送饭了,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三岁的他坐在灰里玩灰,而前面就是农村普见的火炉子,炉子上煮着一大锅猪食,猪食煮开了就开始往外冒,这时候坐在下面玩灰的他还不知道”。我听得津津有味,也知道他讲的就是他。“沸腾的猪食不断地往外冒着,很快就从他的头上浇了下去,他哇一声哭了起来滚到旁边,这时候邻居家也没人,整个脸部及身体某些部位,大面积的烫伤,疼得他在地上打滚,不管他哭得多么大声,多么凄惨都不会有人听见”。我总算知道他脸上的烫疤是怎么来的了。天呐!才三岁啊!能活下来那简直是奇迹。“哭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他的声音沙哑了哭不出来了,他趟在地上卷缩着抽泣,眼泪把头发弄湿再加上地上的泥土,他狼狈得像个讨饭的小乞丐,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在疼痛中睡着,而哥哥姐姐也放学回来了,他们打开门看着眼前场景,一个个都被吓哭了”。我也差不多要哭了,呜呜眼睛酸溜溜的,不过泪点高的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流泪,而且还是在一个经历如此悲惨的人面前,我更不能哭。

“然后呢?”我问。“直到他爸妈回来,把他带到农村土医生那里包了点药,之后被烫伤的地方就永远留下了疤痕。上学了,他被全班同学排斥,没有人愿意和他坐一桌,他成了全校出了名的丑八怪,走到哪里都有人嘲笑。就连哥哥姐姐都不喜欢他,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有个丑弟弟,对他们的影响不好,父母很多的只是自责。熬过六年级他就没有再上学了,他一个人来到城里打工,没有学问,长得又丑的他走到哪里都被人嫌弃。”说完他沉闷地叹了口气,在这声叹息中我能感觉到他的无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他生起一种怜悯的心,这个外表看似坚强的男人,原来有如此不幸的过去,他能对我说出这些,可想而知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只是语重心长地说:“其实呢,你应该乐观点的,比你不幸的人多了去了,他们每天都活得很快乐,你又何必折磨自己呢?”“或许吧!该下班了”。说完他就起身走了,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不是滋味,为什么上天会如此不公呢?感叹上天对他的不公,也让我领悟到,上天对我原来如此好。没有多想我也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走下了楼梯。

自那日与他交谈后我就再也没看见过他,我也曾跑到十一楼楼梯间找他,可是没找到,我甚至整栋楼的找遍了还是不见。

直到这天听到两个人在电梯里的对话,个头稍高的说:“那个怎么突然不干了呢?他现在走掉好多事情都得我们做。”“听说他妈病了,回家去了。”他们到的楼层刚好是那个“小不点”*一次坐我电梯到的楼层,这点引起了我的好奇心。看着那两人就快跨出电梯门了,我鼓起勇气喊到:“大哥,请问你们说的是不是那个矮矮的,头发长长的,脸上有疤的人?”他们疑问地看着我回答到:“你认识他?”我毫不犹豫的说:“我是他朋友,好久没见他了,所以问问。”我去,如果不是有求于人,我又何苦假装如此礼貌,我这人就这样,要么不说话,要说就带脏话;教我的老师曾说,我肯定是个男孩子,在我爹妈造我的时候,有颗精子没配上,我就变成女儿身男儿心了;以前我还觉得合理,现在才知道这都是老师扯蛋的。

“哦,他前两天就走了,听说好像是他妈病了。”那个稍矮的说。我问:“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因该不会回来了吧。”“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家在哪里?”“好像是在xx村吧……”“那大哥谢谢啊!”“没事,没事,都是应该的。”不知道为什么,听说他妈病了,我居然有想去找他的冲动。

果不其然,两天后我实在按耐不住了,向父母说这件事:“爸妈,我朋友的母亲病了,我想去看看”,一听这种话我妈就不高兴了:“你朋友的母亲病了关你什么事儿”,“他是我朋友,我觉得我应该去看看。”我爸一向都赞同我做这些有爱心,且正义的事。我也不怨我的妈反对,我的家庭条件本就不好,而且对于母亲来说钱又显得格外重要。我爸说:“去看看是应该的,孩子长大了懂事了,有几个朋友也是正常的,他们家在哪里?”。我把地址给我爸说了,结果却得来这么句话:“不行,太远了,你还要上班。”

父母百般阻拦,还是没法改变我的决心,更何况我且会是听话的主:“你让我去我就高高兴兴地去,高高兴兴地回来;不让,我也得去,我高兴就回来,不高兴你们就当没生过我,养育之恩就留着,下辈子报吧!”扔下这句话就走了。

按照那人说的地址,我来到xx村,刚到村门口,就见人抬着棺材出来,又嚎又叫。我在心里暗骂:真他妈倒霉,一来就遇上这种事。在心里说完这句话我抬头的那一刹那,我再也骂不出来了。因为他,披麻戴孝的走在人堆里,而他旁边一个男子抬着遗像,遗像里的女人看起来格外亲切。再看看他,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有种心疼的感觉:我该怎么办?他就在眼前啊!我要不要上去喊他?我始终没有上去喊他,我悄悄地跟在人群后面,和他们一起来到山上。远远地看着他们将棺材放入土中,我又悄悄跟着他们一起下山,直到到他家门口,我才折了出来:现在去找他应该不合适吧!但是却又想安慰安慰他。

就这样我在村子里游荡了两天,饿了就抜人家地里的罗卜或是摘人家树上的水果,吃的时候还不忘夸赞两句:这东西果然是*的,真他妈好吃。

第三天晚上,我又打算去他家门口转悠。我刚走近就看到他在门口石头上坐着,毫无疑问他也看到我了。我尴尬地笑着说:“我就是来看看……”我就是来看看你母亲好些没有,当然这句话我只会在心理补充。他转头看看屋里,起身走了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我跟着他来到他母亲的坟前,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呆呆地看着他。“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你爸妈会接受我吗?所以你回去吧!别让他们不放心你。”似乎被他说中了心事,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大大咧咧的我,在他面前却变得扭扭捏捏的:“我……我……我是喜欢你,我爸妈管不着。”“你不怕我吗?”“我怕!但是,我相信时间久了就不会了。”“我家穷,不怕吃苦吗?”“我家也穷,我不相信你家会一直穷下去,因为你不会让它一直穷下去对吗?”“你愿意和我一起老吗?”“我愿意!”

我就这样把自己嫁出去了,他拉着我的手进了家门,他的兄弟姐妹都很喜欢我。办完他母亲的事后,我们回了城。为了和他在一起我对爸妈撒了谎,我说:我和他早认识了,我还怀了他的孩子。爸妈成功地把我赶出了家门,说不认我了。说实话,他的家人认可我,我也心甘情愿的和他在一起,在他家住这几天,他从没有对我做过什么,这点,让我更加确定,我没选错人。

我和他去了别的城市。

因为他对水电安装行业的了解,先是给别人打工,攒够资金后,他便自己包活,请人干。我跟了他足足三年,我的性格不似以前那般焦躁了,三年里我什么都没做,就做饭给他吃。

为了攒钱,我们只租了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屋,一住就是三年,三年里他的事业有了气色,从每个月几千到几万,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可是三年了,夜夜睡一起他却从没碰过我,有时我按耐不住,故意不穿睡衣,睡的时候还故意贴近他,可他也只是抱着我就睡着了。邻居阿姨曾对我说:“小云啊,不会生孩子要早点去医院看,再不看可就晚了”。把我弄得又好气又好笑,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他有病,但是我又在心里告诉自己:不管他是否健康,我都要陪他一起到老,因为这是我们的诺言。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四年,他的事业已经上了*。而他只是不停地攒钱,没买房也没买车,就连开公司的钱都够了。而我们依旧住在这里,我从不过问他这些事,因为只要和他在一起住哪里都无所谓,辛苦点也无所谓,因为那是幸福呢。

有一段时间他常说有事要去外地,我没在意,这天与邻居阿姨闲聊的时候,她说:“小云啊,这男人呢你可得看紧了,啊浪虽然长像丑了点,可是有钱的男人谁不爱”。其实我也怀疑过,但是我还是愿意意相信他,我又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他做错什么,我都愿意原谅他,因为我答应要陪他一起老,不可以反悔。

直到七月二十号这天晚上,他回来就抱着我说:“老婆,都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的名字叫什么吗?”突然的一声老婆我有些犯傻,不过说真的这么多年了,我还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别人叫他阿浪,所以我好奇地问:“你叫什么?”他嬉皮笑脸地说:“我叫笨蛋。”“那我叫傻瓜好了。”“为什么?”“因为笨蛋和傻瓜是一对。”他笑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继续说:“傻瓜我有东西要送给你。”今天是我生日,他每年都会送我礼物,可是今天却多了这么个前奏,让我很好奇。

只见他从衣服兜里拿出两托钥匙放在我手上继续抱紧我说:“老婆我们现在有车有房有公司,就差家人了。”我很郁闷,这些怎么一下子都齐全了?但是这都在预料之中,所以我并不是很惊讶,只是他所谓的家人……“傻瓜,你还欠我一双儿女,我欠你一对爸妈,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爸妈在那里等我们呢!”

癫痫怎么治可以好
手术治疗癫痫病的效果好吗
癫痫具有一定遗传倾向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