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从外卖员所想到的

来源: 中北文学城 时间:2021-10-13

小刘,安徽人!*一次和他相见还是在三年前。他正好通过中介和我达成租房合同。从此!他成了我的房客。初次见面,总有必须的交接手续和正常的问询。首入眼帘的是见他头颅削发,头皮泛着青黑色,油光可鉴!顿时我内心深处有怯心和厌情而生。当我好奇问他为啥不喜青丝而爱光瓢时,他略显尴尬,无奈说出了真情。他说职业所需基本要求戴头盔,但也常显摆下,透气晒阳,偶尔还可以吓唬人呦!说这话时他露出了吊诡的讪笑。呵呵,涨知识了,原来葫芦里还深藏不露原始的恫吓和威懾功能。瞬间!我感慨良多。也理解他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里抢食,偶然不动声色的肢体语言彰显强大而驯服对手,是多么的重要。那年!从身份证上了解小刘才三十岁,正是风华正茂令人羡慕的年纪。他中等身材,敦实而健硕,但肤色黝黑。一眼望之有煞气,但又显得老气横秋,和实际年令相比苍桑了不少。他的举止略显腼腆,羞乎乎的。而言谈却是轻声细语,有悖于他的外表,是个矛盾的个体。不知是因为我是房东,抑或是长者,他对我礼遇而尊重的,或许二者兼而有之吧!我和小刘交谈,更多的是我挑由头,意欲了解我感兴趣的事。一问一答间,渐渐了解他的职业特殊,理解新市民诸多困惑和无助,有多太的辛酸和苦楚。话匣打开,心扉渐展,相聊之间,我肤浅的明白他的不容易以及我所未知的他和他的乡亲们的含辛茹苦,深为脱贫攻坚的迫切而担忧。小刘他赖以生存的手段是送外卖。在古城中央一方商业街区从早到晚的抢单跑腿,为的就是讨生活,养家糊口!当然首要是电单车作脚力。他有二辆马力强劲的电单车,以轮换方式方便他在商业隙缝间冲刺而游刃有余。因为他明白自已肩上的责任,需要他努力挣钱!他好比机器不知疲倦地高速运转,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他初心理想。以后我时有去老屋看看,也有和小刘相遇,相互熟识了聊侃渐多。他家在革命老区大别山,山高路远云深处,至今尚落后贫困。家中高堂在上需瞻养,一双儿女要待哺,老婆在家忙农活,还要替他尽孝扶幼。而老屋年久失修,准备造新居,更是一笔不菲的支出,一切都要钱。为此!多少年为了这基本目标赌上了身家性命。风来雨去,寒来暑往的向苦挣钱。为的就是父母老有所依,儿女供书上学,妻子有尊严的活着,全家在窗明几净的新居里共享温馨祥和的居家生活。这一切不显奢求,但对他而言却是严酷的现实,难以置信的使命。于是,催生他吃苦耐劳的精神,永不懈怠的努力。对于他的过往和境况,我深表理解,感同身受啊!现在,有太多象小刘一样的青壮年,为了改变生活,出外打工或经商,希望自已人生多姿多彩而尝试改变自已。但愿命运之神都能眷顾他们,也是*的终极目标。去年底,在沪收到小刘微信,讲屋内漏水了。于是,我回常联系维修事宜。应我所约,他那天晚上抽空在家等我。我到后他告诉我简情和漏水方位后,他急吼吼的样子象要紧去接单了。我劝他不急的,趁了余音未落,我问:"你今年过年回老家吗"?"不回去了,准备在常熟多赚几单钱“,他回答我。"那你老婆过年来吗"?我继续问他,因为我知道他老婆去年陪他过年的,并且在招商城做理货员的。听了我问话,他直说"不来了,家里走不开,这边也挣不了几个钱"。我趁此问他:"那你老婆如今在家里干啥呢“?说到老婆做啥,小刘来劲了,话也多了。我了解到他老婆在老家帮农资公司类企业门店运输农用物资并且时常送货上门。赚了不算多,但是安稳钱。而花费又少,比常熟强多了,而且季节性的,又能照顾到家,他也放心多了。此刻,他显得轻松而且脸上有欣喜,看来他对现状还是满意的。然后,他礼貌地和我打了招呼,跨车一骑绝尘。等我转身替他关上门,回眸时他已消失在茫茫夜色四合中。看到眼前这一切,我能理解年轻人的不易,生活中有太多磨难可能等待着他,真诚的祈愿他接单送货畅通顺意,早日摆脱人生的困惑和窘境!

长春治癫痫专业医院
癫痫病手术能治好吗
吃抗癫痫的药还发作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