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矫情的6月

来源: 中北文学城 时间:2021-08-13

很近两天,我又生病了。前几天的牙根发炎刚刚好转,现在又来了这出。不免有让自己想撞墙的冲动。今年,破牙破肚子不提,这是第二次生病。心里开始默默感慨,做个女人真的不容易。都说,女人钱很好挣,没想到生病也是。单子开的唰唰,一个字不认账,拿药的人却呼,这次的需要不少钱。你看,虽是第二次,可是药房的医生都说着貌似很熟悉的话。那一刻,地上有地缝,我肯定是*一个钻进去的。

现在是真正的觉得女人真是矫情,身体也是。你看,经不住风一吹,就感冒了。细菌看你不顺眼,也大肆的瞄上你。我真怀疑自己的豆腐做的,受不了一丁点的伤害。就像他每次挠我时,都会弄疼我,他都会说我是豆腐做的。

记得几天前,我突发奇想的给远在千里素未谋面,却一直感觉在身在身边的瑰发了条信息,我问她,你说,以你小雨姐(我)现在的水平,可以出散文集吗?他跟每次一样,都很熟练的回抛一个问题回来。然后,答案都是无关要紧。这是我很好不喜欢他的地方。一个简单的答案,他不说,非要牵出一大堆的事理。而我,总是装作低智商的问他要个答案,是、否。能、不能。我想,我也是有点想多了。我这样的低级水平怎么可能会有出书的那天?貌似,天气热的原因,搞得我想多了。

我又想起那个女人了。具体时间脑袋不给力,不记得了,不想徒劳的去翻看记下的日子。那时候,仅仅一个礼拜的时间,和那个女人混的熟悉了。那个是怎样的女人,简单,直接,不做作,短发,写的一手细腻的文字,一直自称自己是三哥。我不喜欢那么叫,我叫她女人,大女人。就像我是小女人一样。初识是很严肃,于是诺诺的叫着三姐。很后,用她自己的话说,很猥琐。我清晰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联系她了。虽甚是挂念,但是依旧没有找她。就像她从来没有找我一样。只是,12号的晚上,收到一条信息,我没有回。只是,想让她也感受下被人冷落的滋味。我曾经说过,我不知道她是我生命里的过客还是不可缺少的人,我想,对于现在,什么都变得不再重要。只是,我承认,我还是在乎她的,不然不会连多久没有联系的时间都记得尤为清晰。

6月,天气越来越热,气氛也越来越烦躁。生活的处境,让他不得不努力想办法挣钱来维持生活。他说我,你好像一点压力都没有,整天除了吃玩上网。我反驳,我有压力怎么办,我能天天在你耳边念叨?要不我明天睡床上一天,开始愁我们的生计?他说,他拖朋友看了份工作,工资很有分量。不管累成什么样,都去试试,不能在两个老人面前丢失尊严。但愿,这个六月,有好的消息传来。

好吧,我也收拾心情,收拾好身体,一起往前出发,为了生活,为了我们心里所期待的生活出发。

2013.06.16

居黎记于午睡后

河南癫痫医院
西安治疗癫痫到哪家医院
西安哪些癫痫医院专业

写景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