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醉行花草间

来源: 中北文学城 时间:2021-10-13

作者简介

翁衡临,祖籍江西,现居江苏扬州。

 

 

  醉行花草间

 

几日来,春光明媚,洒满路边的花花草草。欣赏花草,无需特意去公园,你随意行走在街路,或漫步在小区的曲径,都会发现可爱的花草撞入眼帘。春天不知不觉地走来,让我常常误入春的深处,醉行在芳香的花草间。

我不会饮酒,几乎从不喝酒,也就没有真正醉过。如果说我曾经醉过,那便是被春天的花草迷醉过。常常是偶然的一次路过,不经意的一次转弯,眼前便闪现出美丽的花草。那粉白的花,那嫩绿的草,让你无法抵挡住诱惑,不得不驻足欣赏。

今天去图书馆借书,路过文昌西路的体育公园附近,便看到一丛丛垂丝海棠花开正艳,在暖橙的春阳照耀下,仿佛一团团燃烧的火焰。粉红色的火焰将春天燃烧得更旺,也让春天的气息更浓。如果说今天的温度只有十几度,尚有丝丝的凉意,可当我看到艳丽似火的海棠花时,心里陡然变得温暖起来。

美景已在眼前,我哪能错过,赶紧将车停靠在路边,快步走到花下欣赏。此时,正好有一对母女也在欣赏,她们时而拍照,时而凑近花朵闻一闻,时而在花前窃窃私语。她们在说什么呢?也许在说,多么美丽的花朵呀,多么美好的春天啊!总之,说的应该都是春天的花事。她们完全沉醉于花中,根本没有注意我的存在。没关系,我自己静静地欣赏便好,权当整片花树都归我一人拥有。不仅整片花树归我一人所有,整个春天的花草都归我一人所有,其他人根本抢不走,全部装入了我的心田。

因为近距离观赏,我才发现垂丝海棠的花蒂比较长,约有3至5厘米。我不知道,是不是因此才叫垂丝海棠,垂着长长的丝蒂嘛。前不久,我在小区拍了两张照片,发到同学群里,问他们是不是桃花。一位对花颇有了解的女同学告诉我,那不是桃花,应该是垂丝海棠。通过今天的仔细观察,那天拍的照片确实是垂丝海棠。虽然两者都会开粉色的花,虽然花朵的大小差不多,可两者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垂丝海棠有长长的花蒂,而桃花基本上直接长在枝干上。我爱桃花,那是小时候很常见的花朵,开满在房前屋后、山坡路旁;我也爱海棠花,那朵朵娇嫩的粉瓣,像小女孩甜甜的脸蛋,让春天变得可爱起来。

如今住在揽月河和沿山河附近,闲暇时间,便喜欢在河边散步或跑步。不仅可以锻炼身体,而且可以欣赏到美丽的春景。我发现,海棠花随处可见,樱花也不甘示弱,散布在河岸边、街路上和小区里。也许公园里更多,可在扬州,很多处应该是鉴真路,要不然怎敢叫鉴真樱花大道呢?我去过樱花大道,那里的樱花与别处不同,不仅清一色的樱花树,而且棵棵长得高大伟岸。一排排的樱花树,一树树的樱花,一群群的人,使樱花大道热闹异常,使春天热闹异常。

河边可以同时看到深红色的茶花,紫红色的紫荆花,白色的梨花,白色或粉色的玉兰花,粉色的桃花,整个一片花的海洋。红叶李花开得早,待桃花、樱花、海棠花等盛开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凋谢。红叶李虽然与早樱一样,开的都是白花,可两者很好区别。可以先不比较花,只比较叶即可。红叶李,顾名思义,叶子都是红色,而且长得比较繁密。不像樱花树,基本上没什么叶子。红叶李虽然不是什么名花,可她开得特别早,开得随意,有时你一抬头便能看到她。她早早地把春天装扮,早早地把美丽带给人间。她不求名利,只静静地开着,不打扰你的生活,当你心情好或不好的时候看看,也许都有益处。

三天前,我骑车到站台接女儿回家,回来的路上经过一片草地,工人正在割草。一阵春风吹过后,女儿突然说:好香的草啊!这是我*一次听女儿赞美自然,很直接了当的赞美。女儿现在学业紧张,难得有时间亲近自然,所以当不经意间闻到草香时,才会脱口而出赞美的声音。我说,是啊,草真的很香,要不然怎么叫芳草呢?不过,草的香味主要不是芳香,芳香用来形容花朵更恰当,草的香味主要是清香,可叫清草似乎不习惯,也没有芳草好听,暂且还叫芳草吧,让人多了几分遐想。

不起眼的小草随意地长在路边,也正因为到处都是,平时可能并不在意,再加上工人不割除的时候,也几乎闻不到她的清香,所以总是显得很低调,从不张扬自己的生命和存在。可实际上,小草很顽强,也是春天很早冒出的绿色生命。当白雪依然覆盖大地的时候,小草已经悄悄在雪地里发芽生长。阳光照在白雪上,雪慢慢地融化,率先融化的地面,你会惊喜地发现,可爱的小草已经长出嫩黄的叶子,告诉你春天正在来临。

是的,正是那不起眼的小草,*一个把春天的讯息传递给你。是的,从生命的开始,小草一直顽强地生长着,默默地奉献着她的清香,且在生命结束的那一刻很香,因为在被锄草机割断的那一刻,她几乎把所有的清香一次性散溢出来。她生得渺小,死得却壮丽,她让我们知道,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精彩,每一个生命都有存在的价值。

春风吹得游人醉。可是如果没有花草,再和煦的春风也不能将人吹醉,因为风中少了花草的芳香,寡淡的清风如何叫人沉醉?叫人沉醉的是裹挟在风中的花草香,叫人沉醉的是静静盛开的花草。我喜欢行走在花草间,芳香的味道几乎让我醉倒。醉倒也好,我喜欢躺在花草间,什么也不想,只享受花草的醉美。

癫痫小发作
怎么治好癫痫
北京癫痫专业医院排名

写景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