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日子

来源: 中北文学城 时间:2021-10-14

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日子

总是在有意无意间,爷爷奶奶的某一个动作,某一个笑容,某一个定格在我生命时刻里的情景就会浮现在我脑海,我会固执地认为,我的爷爷奶奶还在这人世间,甚至于就在我的身边:他们是落在花丛中的一只破茧成蝶的蝴蝶,纵使生命短暂,也不失却美丽;他们是忙忙碌碌的蜜蜂,活着的价值就是采蜜酿蜜;他们是飘落在我身边久久不愿离去的一片金黄的叶子;他们是爬在楼角晒太阳的一只大黄猫,看见我摇着尾巴,用圆圆的眼睛看我,喵喵叫两声;他们是爬在草地里晒太阳的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用狗眼怯怯地看我;他们是那个在路边玩耍的孩子,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往昔的我们;他们是......他们无处不在,我无法狠下心对待每一个人、物,他们都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天道轮回,我不知道下一世的我会在哪里,每一个曾经熟悉的人,下一辈子,还会不会再相逢?还会不会是一家人?我爱这尘世诸如此般的安排,每个人都希望快乐幸福,然而,痛苦是人生必须的体验,人的一生,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痛苦,哪里能体会到幸福和满足?

冬天来了。尽管是在冬天,屋子里如此温暖,穿了薄薄的衣衫也不冷,窗外,阳光是那样明亮,一树树叶子橙黄橘绿煞是美丽。微风轻轻过去,树叶在阳光里打着旋闪着光,不紧不慢随性落下,上午的天是淡淡的蓝,就像女儿在白纸上涂上了一层淡蓝色的水粉一样,柔和恬静,过往的车辆闪着亮光,来来往往,就像在静止中移动一般,到了下午,天空的蓝深一些了,平静如无风的湖面,覆盖在涂抹着阳光的楼宇之上,那么安逸清静。

冬天的时候,爷爷在鸡叫二遍,也就五点左右就起床了,细细碎碎点上煤油灯,奶奶就去拿了脸盆,倒上热水,热水里焖上毛巾,爷爷不像那个年代的农村人,他是刷牙的,爷爷洗嗽一番,开始生火熬制罐罐茶,生火的干柴,我是在头一天下午就给爷爷捡拾好了的,需要架炉子的煤块,我都提前放在火炉子旁的一个漏水的大脸盆里,连同大铜壶里的水,我都要在临睡之前准备好,爷爷很得意我的细心,常常鼓励我:不光学习要好,样样活都要干的像模像样,井井有条才算一个能人。我因了爷爷的鼓励和要求,就把每一件事都要做的完美无缺,才肯罢休,也是在爷爷的要求鼓励下,我练就了坚强忍耐、勤俭节约、吃苦耐劳的品行。

爷爷的罐罐茶,能持续两个小时左右,在此之间,奶奶摇摇晃晃出出进进干活,从来不抱怨爷爷一声,还给爷爷拿来单另做好的锅盔,爷爷的胃不好(其实到去世时才知道是心肌梗塞),就不能吃太硬的,诸如死面饼之类的东西,奶奶就老惯着爷爷,奶奶自己吃杂粮,爷爷心疼奶奶,烤好了干粮或者馒头,吹吹上面的灰,给奶奶来一杯他熬制的三遍茶水,爷爷时常会疼惜地说:你个老瓜子,就知道干活,来,坐上来暖暖脚,吃点喝点,坐炕上缓着,有多少活?

等我长大一些,我舍不得奶奶大清早摇摇晃晃干活,会早早出门打扫院子、大门外,大门外通往水泉的道路我都会扫下去,爷爷就说,我这个孙子没白疼,知道心疼大人,长大是个善良能干的女娃子,爷爷还说,我麦娃子要是个男孩,比男孩子还顶住事,这娃娃有义气,懂担当,耳背的奶奶听着爷爷的话,总是冲着我很温柔满足地笑着,然后,摇摇晃晃坐到炕上来,又摇晃着身子吃烤馍、慢悠悠喝茶,我坐在爷爷奶奶之间,爷爷抱着他的半导体收音机收听早间新闻。爷爷以前根本不相信收音机里的新闻是真的,直到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父亲告诉爷爷说收音机播报了毛主席逝世的消息,爷爷不信,爷爷说毛主席是神,好好地,怎么会逝世呢?直到下午,村子里的大喇叭一片哀乐,沉痛宣布毛主席逝世的消息,爷爷才彻底服了收音机,自此,收音机伴随了爷爷的后半生。

中午太阳好时,爷爷坐在把南头的窑洞门前,躺在他的躺椅上,拐杖放在躺椅的扶手边,爷爷戴着他的瓜皮帽,拿着收音机调台找秦腔,一番咝咝啦啦的声响过后,铿锵有力的秦腔声响起,爷爷眯上眼,把长烟锅含在嘴里,忘记了吃烟,听来听去,无非是铡美案、五典坡、三娘教子、三滴血等老掉牙的片段,爷爷听一次感叹一次,挂在爷爷嘴上的话是:看戏呢比世呢!奶奶呢,耳背,爷爷听戏时,她不时用簸箕撮一些秕包谷喂鸡,就是拿了线托子在阳光底下捻纳鞋底子的麻线,念叨着,煤油快没有了,得到垓上去一趟;盐和醋也不多了,万一来人了咋吃饭呢?面也不多了,得去塬上的磨坊里多磨些,过年了磨面的人多,要提前做好准备,过年了娃娃们回来了吃。总之是不曾闲着。

爷爷去垓上跟集,在奶奶看来是一场非常重要的事情。奶奶的隆重感也感染了我,奶奶烙锅盔时我就拉风箱烧火,爷爷出门,总把他那雪白的头发,连同脸、脖子一起用胰子洗干净,换了干净的衣服,戴上石头镜,背上北京牌的皮包,皮包里装着锅盔、倒煤油的二锅头空酒瓶,拿着烟锅,穿着妈妈做的毛底千层松紧口布鞋,在太阳冒花花的时候就喝完了他的罐罐茶,高高兴兴去垓上办置家里需要的东西。

在家里,爷爷是掌柜的,他掌管着财权、人权、调度安排权,家里大人小孩,谁都会听爷爷的话,爷爷长得很瘦,一米八的身高,一生体重没有超过一百斤,但是他说话有分量;爷爷笑嘻嘻地,爱和孩子们玩耍,但是每个人都很自觉地听爷爷的安排,这怕就是现在所说的“人格魅力”吧!

奶奶的一生,是安静又忙碌的一生。说奶奶安静,是她感受到的世界是安静的。奶奶童年感冒发烧,耳朵背了,听人说话得靠看人的脸色和神态判断,病逝前因为得了脑动脉硬化症,不能说话了,奶奶在安静中围着锅台转、围着子孙转、围着爷爷转、围着她的鸡狗牛驴转、围着她房前屋后的果树转、围着菜园子转、围着石磨转,奶奶像陀螺一样,蹒跚着她的半解放的脚,摇摇晃晃地走出走进,她摇晃的样子,让我想起中国的一个乡土诗人余秀华写的《摇摇晃晃的人生》,奶奶没读过书,不会写诗,假如奶奶读过书,会写诗,一定不会写的比余秀华差。我为啥这样说呢?因为奶奶虽然耳背,听话需要猜测,虽然因为裹脚而摇晃着生活,但是她心灵手巧,贤惠温柔,勤劳善良,善解人意,她安静有序经营着一个完整温暖的家庭,爷爷关心奶奶,子女孝敬奶奶,奶奶一生只知道奉献劳作,对人对物一无所求,她内心充实,幸福满足,安安静静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提起奶奶,凡是认识她的人,无不唏嘘赞叹她的心灵手巧和善良,也无不惋惜她得了那一场要了命、遭了罪的病。

前几天和表姐聊天,回忆起小时候一块玩耍的岁月,就说起奶奶,表姐说,小时候很爱去你家老庄子玩,老奶(我奶奶)热情,爱娃娃得很,见人老是笑嘻嘻地,给我吃好的抱我亲我,我在我家从来没有人会抱着我亲我抚摸我,让我感觉温暖的,有一次老奶去大表叔(我大爹)家,回来时路过我家,因为下雨路滑,就住到我家了,我放羊回来,穿了一双烂了鞋头的布鞋,鞋子里都是稀泥糊糊,那时候穷,再没有鞋穿,老奶怕我受凉,急的从外面屋子里找了一双烂鞋给我补好,让我穿了,这事我记了一辈子,老奶心好的,是那么爱人,谁都爱!老爷(我爷爷)人也好,你多么幸福,那时候农村里像咱们这样大的女娃娃大都不让念书,让男孩念书,女孩干活,然后早早就嫁人,老爷就很开明,一直让你念书,你有这样的爷爷奶奶,是八辈子修来的福!

我也时常这样想:我是多少辈子修来的福,能遇到这样好、这样爱我的爷爷奶奶,陪伴着我、教导着我、鼓励着我,给我以美好的向往和良好的生活习惯,让我在人生道路上,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

我的身上,永远有爷爷奶奶活着的影子,亲爱的爷爷奶奶,我知道,你们,从不曾远离我!今世,我要好好做人,做给你们看,就像和你们在一起时一模一样。

这样,来世,我们还会在一起。

癫痫病的药物治疗
羊癫风
癫痫病多久发作一次

写景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